Subscribe to RSS Subscribe to Comments Blog of Roy Chan

Blog of Roy Chan

角色

我最近頗留意一個電視節目 - 有線電視台的《60分鐘玄機透視》。這個節目主要是每週邀請一名藝人或者近其在港蠻活躍的人仕上鏡,分享其半生遭遇,並嘗試從玄學角度探討個中關聯。說實,我一向對玄學抱有頗大保留態度,初時亦對此興趣不大。不過偶然看了幾段,發覺其實節目很多時都變成一班藝人分享自己奮鬥經過,曲折的人生遭遇,個中領悟出來的處世哲學。細看之下,有時亦會從中學到不少東西。

這一週邀請了陳欣健上來,其中有一段令我印像頗深刻。陳欣健的經歷也蠻多枝多彩,由警察出身,做到警司的級別,突然走去寫劇本拍電影,接著做司儀、演員,然後又做了唱片公司和電台的高級行政人員。陳欣健在節目中提在轉入華星唱片公司和新城電台 (我也在新城電台做過一段很短的時間,不過那時陳欣健早已離開) 時曾遇過一些問題。他以往在警隊的工作總是將黑和白,對與錯分的很清楚。做監製時發現灰的東西在這世界原來佔大多數,但因為角色不同,亦未有太大問題。到成了一間公司的管理層,就必需要有很大的轉變。當面對一些同事的紛爭,重點並不是去分對錯,因為他的角色應該是去解決問題,調停紛爭。陳更笑言分對錯亦留給法官去做。

這份經驗看似簡單,但做起來毫不容易。在這裡提出來,一是因為日前和一位朋友對有關 HKLUG 事上處理手法有不同意見,二來也想撿討一下自己一直以來的處世態度。

和很多人一樣,我被教育去分對錯,執著於黑白。仲使我很早在理性上已知道這種二元論的荒謬,更曾自封為一個相對主義者,但始終無法擺脱這種非黑即白的思維方式,因為它早已植根於我思考方式深處。

一直被人批評處事固執、專橫、吹毛求疵、過度完美主義、脾氣差、主觀、自我中心等等。事實上,我亦多次提到我從沒有想成為領袖的意欲。我並非全無虚榮感,但我很清楚虚榮背後要付出的代價。加上作為一個一直只是自己跟自己工作的自閉狂,我很清楚自己絕對是一個極差的領袖。預期背上自己能力以上的重擔,倒不如做個二流的協力者,還可以落得逍遙自在。然而感受到 RMS 愚公移山的堅毅和認同自由軟件背後的資訊及知識分享自由化精神,我甘於也樂於把我大部份精力及時間放在這方面,享受成為個中的一個小齒輪。

不過命運的作弄下 (或者應是我的處理失當下) ,我被迫要背負很多人的期望。這段其間我的事業亦有很大轉變,亦經歷了很多事。如果說那年是我幸運之年,我得說我為這些幸運亦付出沉重的代價。我被迫重新改變我固有的價值觀,其間亦令很多人失望,亦曾傷害了不少人。當然我亦不諱言我亦享受這段其間的付出,因為我同樣會為自己突破能力間限而感到自豪,亦珍惜這段其間每一刻對我自己的磨練。

學會有時是需要當仁不讓,勇於承擔責任,學會當你知道自己不是一個好領袖,你就應該努力學會成為一個好領袖。然而一切都只是一個開端,我踏出了第一步,但前面仍有漫漫長路。我性格上的缺點再一次一次為我帶來挫折、失敗。當中,我亦多次豫疑、迷失。我不明白做好一件事有什麼問題?我不明白對一件事盡責有何問題?我不明白別人為何總要挑掦你一些無謂小錯?我錯以為只要自己付出真誠侍人,就會得到認同。我錯以為所有人都要欣賞勇於承擔的人。我錯以為我對自由軟件的熱誠可以感染身邊的朋友。我錯以為有很多事可以放手交給善長的人去做。我錯以為我不再孤軍作戰。一次又一次地揣摩錯誤自己的職責和所擔任的角色。一次又一次地誤信一些明知的虚偽吹棒。一次又一次地被似是而非的意見令自己嵌入困惑和豫疑。一次又一次地因過份投入而忘記重點。一次又一次地以為『多做多錯,小做小錯,不做不錯』只是庸人的哲學。一次又一次地和別人在是非問題上據理力爭。哈!一堆堆的天真無知,一堆堆的失算及豫疑,為我帶來一堆堆的惡果和傷痕。

當然這一切一切都怪不了別人,只怪自己離滿師還有很遙遠的路。只怪自己沒有天份,只有用一道道傷痕去警醒自己。不幸地,我再次認識到我仍要和「固執」互相扶持一段長時間,因為我總是分不出「固執」和「堅毅」,因為未能好好處理別人的批評,因為總是未能分開「三思」和「豫疑」。而經驗一次又一次教訓我只要有一刻豫疑,就要面對沉重的失敗和後悔。

一堆堆的失算及豫疑在這年又再為我帶來一堆堆的難題。最有趣的是我這次要面對不少無謂的批評和誤解。有人認為我沒有盡力去維護一個所謂朋友,沒有『公平』對待他而對我表示強烈不滿。最可笑是我事實上為維護這個所謂朋友,已付不少時間和精神。或者我最差的是從來不喜高調自己努力,而實際上我很清楚高調處理事件只會帶來更大的惡果。批評別人往往也找出自己的問題容易,軟弱的人往往比堅強的人更易取得更多憐憫和關心。對這些無理的中傷,我只會輕笑冷對。反正我問心無愧,而認清問題重點的人多的是。

另一個今我頗失望的是不少人對我有意重振 HKLUG 大潑冷水。我很理解這班人對 HKLUG 的失望。但人各有志是不爭的事實,我亦沒有強迫過任何人跟隨我的理念去做。最令我失望是有人竟然『提醒』我 HKLUG 只是一個虚名。我不明白他有此一提有何用意,只慨嘆我七丶八年來為 HKLUG 勞碌奔波,在旁人眼中一個為爭虚名的蠢材,哈!無奈亦只有接受。

其實我必需要多謝這些中傷和冷諷,因為他們加強我的決心,試練了我的堅忍。 ;-P

NOTICE: 以上言論,只屬個人片面支持。請用自己雪亮的眼睛和理性的心智,認清我只是一個很普通很普通的自我澎脹鬼。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Comments

  1. Alex Chan
    February 9th, 2005 | 12:22

    話怎樣說, 始終有為HKLUG實幹的. 哪像我…一直就只是一個旁觀者(慚愧 Orz)……..

    始終HKLUG是我所見商業味最淡的一個LUG, 要維持這種非商業的態度已非常難得.
    還記得當年當DIAL-UP BBS 的站長都是免費服務同好, 滿足到大家, 自己也開心,
    付電話費, 時間, 家人反對不算甚麼. 當年的BBS更不用提甚麼”虚名”, 還不是自
    幹自的?

  2. SY
    February 13th, 2005 | 10:48

    本人是玄學愛好者, 請問閣下看這個節目時有留意到陳生的出生年/月/日/時嗎? 可否告知以供參考?
    謝謝!

  3. February 13th, 2005 | 11:56

    事實上在節目中從來不會提嘉賓八字等私人資料,那個玄學家每次都是拿著一早算好的命格去講。

Leave a reply

  • :-)
  • :-D
  • :lol:
  • ;-)
  • :-P
  • :-(
  • :'(
  • :'-(
  • >:-(
  • :-O
  • :annoy:
  • :appeal:
  • :asleep:
  • Zzz...
  • :-Q
  • 8-)
  • B-)
  • :clap:
  • :enjoy:
  • :blush:
  • :shy:
  • :*
  • :inlove:
  • :inlove2:
  • :inlove3:
  • :love:
  • :allure:
  • 8D~~~
  • :amative:
  • :chatter:
  • :bored:
  • bored2:
  • X-O~~~
  • :-'|
  • 8-S
  • #_#
  • :dontknow:
  • :embarrased:
  • :excite:
  • :faint:
  • :fuzzy:
  • :plan:
  • :conceal:
  • :regret:
  • :punched:
  • :silent:
  • :-X
  • :tease:
  • :vent:
  • :win:
  • :work:
  • :good:
  • :shit:
  • :bomb:

Based on Fluidity© 1998-2007 Roy Hiu-yeung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