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to RSS Subscribe to Comments Blog of Roy Chan

Blog of Roy Chan

霍金

霍金都離開了香港一個月多才提霍金,有點遲頓。不過那段時間的霍金熱實在令我有點發悶,反而不想把自己變成霍金熱的一份仔。另一方面自然是懶得動筆的關係。

那段時間聽著別人談霍金,總有點哭笑不得的感覺。有一次在西鐵途中,車箱電視在報導霍金訪港新聞 ,對面一對老夫婦望著電視機似乎正談及霍金。言談之間,聽見老翁提到某某數學問題多年都沒有科學家(!?)算出來,只有他(指霍金嗎!?)一解就解了出來(!?)。我滿腦子出現許多問號,究竟老翁是說費馬最後定理還是他指著的霍金則只有他自己才知。聯想起多年前曾聽見過一位太太教導自己的兒力努力讀書,大了可以像愛因斯坦般精通計數(!?),我也不禁一笑。

不過看著當全香港人都投入世界盃熱時,霍金來講仍做成這麼大的回嚮,聽到電視台有人拿霍金的病開玩笑,亦有異議。倒覺得頗開心。偶然看到西鐵鄰坐的少年拿著本書讀著我放下了十多年的哥本哈根學派 ,心想仲使大多數人聽不懂霍金演講的內容,但他的來訪也有一定作用。

不過早前看見某某宗教雜誌以霍金對有沒有神的問題回答 May be 為封面,甚感納悶。那雜誌內容如何都不得而知,不過想表達的意思倒猜得到。霍金有沒有信仰和他有沒有行房的問題一樣,我一直都沒有興趣研究。但以我一向對宗教的偏見,不免感雜誌有斷章之嫌。不過怎都好,就算霍金真的認有神有如何。大概人類就習慣鼓動人去盲信權威

相關文章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布朗玩世人: 世人都是盲信權威的!?

今天明珠有個頗有趣的節目《布朗玩世人》(Derren Brown: Messiah) 。這個一個小時的節目原在本年一月七日於英國的 Channel 4 播放。內容是紀錄一位近年頗具爭議的英國魔術師 Derren Brown 走到美國玩轉五個神秘力量團體的權威。他分別化名向幾位超能力訓練學校專家、基督教牧師、曾被外星人綁帶者、New Age 學者及靈媒表示他有該界別的某種力能,並運用其熟練的魔術及心理學技巧 (Brown出名善長讀心術及思想誤導) 展示及冒認為該界別的異能者。結果五個界別的權威都被他蒙騙,並表想在其界別雜誌或電視節目訪問及推薦他。

這節目最具爭議自然是 Brown 在一位基督教牧師面前展示其「超能力」(搖距把人推/拉倒) 令十多名無神論者當場承認神的存在,令那位牧師亦為之佩服。片尾有一字幕表示那表演後有向各出席的神論者揭露真相,令他們回復無神論的立場。Brown 曾表示其在廿多歲時仍為熱烈的基督教傳教者,但後來開始慢慢意識到一切信仰包括基督教、超能力、New Age 及通媒等其實都無兩樣,其個人信仰其實亦不比古怪的 New Age 理論強多少。片末更有一篇訪問,有一個人認為宗教是最賺錢的生意。

我提這出這節目並不是想籍此否定宗教。事實上我並沒有看到節目的開頭,我中途插入時 Brown 正向一名無神論者展示「異能」令其相信神存在。在未搞清節目的來龍去脈前,我亦正思考當我是該名無神論者時會否作出同樣決定。但當時我疑惑的是其實有否「異能」和「異能」人所說的是否事實根本是兩回事。有「異能」從不證明神的存在,沒有「異能」亦不能否神的存在。這也是我大專時代將對宗教的懷疑由科學萬能主義跳出成為這純不是科學命題的邏輯所在。或者 Brown 要展示的是我們慣性對權威的盲信。

We’re very suggestible around authority figures and if an authority figure tells us things then we tend to believe them and a month later we’re coming out with those same opinions as if they were our own. It’s absolutely part of what makes us human but equally part of what makes us human is the ability to recognize that as a pattern and question it; and that’s what I hope underpins the programme.

Derren Brown

大意是:

我們在權威人物面前往往會很容易收到影響。當一位權威人士告訴我們一些事時,我們會傾向想信為事實。並在個多月後得出同一樣的意見和以為這就是自己原先的意見。這絕對是人類的本性,但很少人會留意到這個現像並質疑它。這就是我希望加強這節目。

如前及Brown在節目所述,其「實驗」並非亦不能否定以上異能的存在。實質上這是他的一個個人表演節目罷了,亦不是嚴謹的實驗或紀錄片。不過 Brown 以 Messiah 作為節目的題目,有意顯示如有人利用其相同或類似技巧可以成為別一個假先知,製造另一個新宗教。

相關文章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Human Zoo: 老師說的都是對的!?

上星期睇左個叫 “Human Zoo” 既電視節目 (Pearl). 個節目主要係討論人 係面對權力同權威既反應。

有一個實驗就搵左一班只有幾歲大既細佬, 當佢地上緊堂時,個老師借故離開。 根主一個高班既同學帶左成盤蛋糕入唻,話要幫另一班既同學開生日會,佢 d 細佬 幫手睇住。常個老師返唻時扮唔知就去囉碟叉叫大家分左佢。D 細佬初時都會話 d 蛋糕唔係佢地既,唔應該食。但不到幾分鐘, d 蛋糕都俾個老師同細佬分晒。

相關文章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歷史與權威

我一向都幾鍾意 d 充滿矛盾或諷刺性既語句,如以下:

The only thing we learn from history is that we learn nothing from history.

- Hegel

歷史給我們唯一的教訓就是我們從不吸取歷史的教訓

- 黑格爾

To punish me for my contempt for authority, Fate made me an authority myself.

- Albert Einstein

為懲罪我對權威的藐視,命運令我成為一個權威。

- 愛因斯坦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Based on Fluidity© 1998-2007 Roy Hiu-yeung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