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to RSS Subscribe to Comments Blog of Roy Chan

Blog of Roy Chan

天水圍 = 嘉湖山莊!?

很有趣,當別人知道我住在天水圍,在我沒有或曾經解釋過我情況下,大部份人都假定我住在嘉湖山莊。這確實令我有點納悶,難度天水圍只有一個嘉湖山莊,難度他們不知道天水圍還有很多公屋、居屋和私人樓!?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春天花花幼稚園政治逆境處理染髮班

校長: 算吧啦!
學生: 算吧啦!
校長: 唔好搞咁多野啦!
學生: 唔好搞咁多野啦!
校長: 夠皮啦!
學生: 夠皮啦!
校長: 唔好諗啦!
學生: 唔好諗啦!
校長: 算啦!
學生: 算啦!
校長: 過去咗就算啦!
學生: 過去咗就算啦!
輝仔: 校長,咁想唔算又點丫?
校長: 唔算都要算啦!
學生: 唔算都要算啦!
校長: 無計啦!
學生: 無計啦!
校長: 唔好搞啦!
學生: 唔好搞啦!
校長: 唔好搞咁多野啦!
學生: 唔好搞咁多野啦!
校長: 好,好好!跟住教大家做老襯!

摘自《麥兜菠蘿油王子》

我爸爸想返以前唔知邊度,
我媽媽剩喺諗住以後唔知邊度,
就得我一個………留响家。

《麥兜菠蘿油王子》麥兜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宗教

近來確實不太想在一些極端基督教徒附近逗留,聽著他們對天主教教宗的批評,總想破口叫他們尊重一下死者。記得當年德蘭修女死時,也看過一些基督教徒的評論,令我為之咋舌。當然,每個人都有作過錯事,但只因「宗教」不同,而否定別人一生所作的善行,實在令我為之不屑。反正在我來說,天下烏鴉一樣黑,有宗教信仰和沒有信仰其實都沒有分別。哈!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政治

本周五《頭條新聞》引來傅佩嘉的成名作《絕》:

寧願滯留在此處 寧願叫時間中止
我不會再信未來 我不要再看歷史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政治鬧劇 - Terri Schiavo

近來 Terri Schiavo 安樂死案在美國鬧得很熱。我沒有宗教信仰,對安樂死的看法沒信仰束縛。當然,這也不代表我贊成任何安樂死。我想聲明,我一向對 Bush 政府有頗深的成見。我一向不喜歡其過份保守的作風,尤其在幹細胞及複製人問題上的政治。

作為一個旁觀者,確實沒有資格去批評這件事的對錯。不過,看著 Terri 近七年來三次被人拔插餵食喉,不禁為這位真正受害人難過,亦同情照顧 Terri 的醫護人員在這多年來所承受的壓力。無法控制個人生死並因政治原因,餵食喉被多次拔拔插插。 2001年4月拔了兩天後被插回,2003年10月更被拔了六天後又要插回 (Bush弟弟佛羅里達州州長幹的好事) ,連實驗室的白老鼠也不如,其身體早已變成政治家的玩物。我想,這才是對生命尊嚴最大的侮辱。

有些人 (請留意我並是指所有教徒) 藉神之名所幹的事往往比任何人都殘忍萬倍。猶記起中六、七時因當時英文教師 (我頗尊敬的一位) 要求,我每週都看《六十分鐘時事雜誌』(60 Minutes Plus) 並揀選其中一篇新聞寫報告。有一次提到美國保守派教徒的一些反墮胎行為,令我為之咋舌。當中,有人不斷騷擾為病人做墮胎手術的醫生的子女,亦有人炸死有關醫生。

在此祝願 Terri 可以被真正地『尊重™』及得到真正安寧!

P.S. 寫這 Blog 的中途,突然想到香港人和香港法治現時的情況倒和 Terri 有幾分相似。但美國佛州還有個獨立的最高法院。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5與2」,「高官四把口」

我不禁要為這兩天立法局議員的兩句比喻而喝采鼓掌。今天立法局在討論三隧問題時,勞工界議員王國興以一句「官字兩把口,高官四把口」諷刺政府高官們對解決三隧流量不平衡的方案各有說各,令人拍案叫絕。哈,大概政府不敢說的最佳方案是把維港填平,那麼根本不再需要過海隧道,也沒了交通擠塞的問題。

而昨天又有議員打趣地說 5 返轉來就是 2 。今天就被《頭條新聞》的林超榮引用來揶揄梁司長一番。哈,其實五年又好,兩年又好,我想大部份港人都不太上心,反正香港法治早不是處子之身。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天下神器,執者失之」

瞥見明報今日有評曾「很有機會」當選「新的特首」一事,引老子一句:「天下神器,不可為也,不可執也。為者敗之,執者失之。」令我不禁對自己2001年的決定感慨萬分。有說「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但史上君子總是沒好收場。何況我也不是什麼君子,只是率性而為的愚者罷了。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學校裡的科學實驗

猶記起近七、八年前,有人在 HKI BBS 曾有人對填鴨式教育下中學各科學科都要做一大堆無謂的實驗甚有意見,當時我大發雅興,提出了一小小的愚見。事隔多年,該回應早已因 BBS 硬盤損壞而掉了。在此試試憑記憶再寫出來作一個記錄。

在我個人看來,中學課堂上的科學實驗原意是要體驗科學家驗證其理論的過程,亦透過實驗去實證有關理論的可靠性。亦理解所有科學理論應該都可以被否証推翻 (當時正迷 Karl Popper否証理論) ,只要有一次實驗結果和理論預測有分別,那理論或實驗本身應該有問題。

總覺得當年寫得比較好。當然,大部份科學「教員」都似乎不太會認同我以上的謬想,亦很少有能力處理實驗結果和理論預測有分別時的情況。其實反正做學生的都是要靠自己,有問題自己去查書,或者長大了後自己去求證吧!多少位出色的科學家讀書時都被評為問題兒童。反正對很多「教員」來說,「教師」也只是一份工作罷了。哎,其實我現在兼職做「培訓導員」也不過是一份工作罷了。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香港進入迪士尼時代

今年九月,香港迪士尼樂園將正式開幕。香港人明顯對這件事非常重視,有關調查發現大部份人認為現時香港的吉祥物「老古董」過份古舊。自七年前出土後,經常曝曬於強光之下,令「老古董」多處開始退色變質。有關人員雖然已盡量減少讓「老古董」直接接觸陽光,但情況仍不斷惡化。近日更發現「老古董」的腳位有輕微龜裂現像,長期站立恐怕會很快折斷。但外加腳架則有礙觀瞻,有損香港國際大都會形像,亦對迪士尼不敬。經香港人多番向老天爺祈求,老天爺終於在今天答應將「老古董」帶返天庭受到一級天朝維修及保養。而代替「老古董」成為香港新吉祥物的則是喜愛打煲呔的老朋友「唐老鴨」(Donald Duck) 。普遍市民都對此表示歡迎,一來「老古董」可以受到一級照顧,二來「唐老鴨」陪伴全港市民由小玩到大,比「老古董」更有親切感。以「唐老鴨」作吉祥物,明顯可以表示香港人對迪士尼樂園的重視,亦標誌香港將正式進入迪士尼時代。加上「唐老鴨」一向較聰明幽默,對香港未來氣氛有較大幫助。然而,亦有人認為「唐老鴨」脾氣較差及較狡猾,會為香港帶來一點隱憂。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聯合國通過禁複製人宣言

早幾日聽到聯合國通過禁複製人宣言 ,甚感失望。這項宣言主要是呼籲各國禁止任何形式的複製人,但無約束力。加上宣言亦禁止包括醫療複製 (therapeutic cloning) 的研究,範圍太大,有幾多國家會徹實執行實在令人懷疑。而包括英國及南韓 (應亦包括中國)等多個國家已表示會繼續在醫療上的複製人研究。

我個人一向都認為這類利用法例去禁止任何科學研究是極其愚笨的做法,一方面忽視科學家對其研究題目的執著,亦等同為知識世界定下禁區,另一方面立例只會令有關研究轉向地下化,令監管非常困難。而如有關研究發展過度,社會將更難面對有關衝擊,對人類社會及大自然為禍更大。聯合國這次做法,顯然是螳臂擋車,或者更正確的說法只是 George W. Bush 的一場政治show。

然而,我對近年不少非醫療的複製行為甚有意見。早陣子,就有人因思念去逝的愛貓而花五萬美元訂下複製貓兒。我雖愛貓但從未養貓,難評那人的行為。但我確實懷疑那人對複製的認知有多大。令我更為震恕的是早幾年曾在 CNN 聽見有些人因思念將去逝的母親,而資助複製人的研究,期望能有日令其母親『死而復生』。我當時不禁為接受有關資助的『科學家』的人格及誠信而咋舌。 他明顯對有關有人作出了很嚴重的誤導,絕對是一種極其卑劣的欺詐行為。更令我慨嘆的是我身邊亦有人以為複製代表延續生命。

事實上現時複製只能做到製造出相同 DNA 的生命,但不包括構成個體的相同環境、經歷和意識 (如果是複製人的話,連指紋都會不同)。充其量只是相隔多年出生的雙胞胎(Twin)罷了。對相信靈魂的人來說,那根本是兩個折然不同的靈魂。以我所知,現時技術仍未能如一些科幻小說般在短期內把複製體催生至原體的年齡,意識複製的複雜程度更加是本世紀內難而完成的事。其實我也實在很懷疑要令複製體和原體可以有 99% 相同的可能性有多大。微少的環境及經歷差異就可以令雙胞胎無論在生理及心理上有不少分別,何況是在兩個不同時代加上明顯尋找故人代替品的心態,對複製生命可能做成的後果可想而知。『延續生命』和『死而復生』只是欺騙科學盲謊話。

一年前我又曾看過一個電視節目談及複製技術的其中一個主要理想是期望將一些病人的 DNA 和豬等動物結合,生產出沒有排斥的代替器官,可以救助千萬病人。不過,亦有人擔心這方面研究有機會把豬或其動物的病毒引入人體,產生異變成為全新的可感染人類的病毒,會對全人類做成毀滅性的傷害。近年 SARS 及禽流感肆虐,這問題很值得我們深思。

複製技術本身會引起不少醫學、社會、倫理及法律問題,而這些問題又終歸會出現。(時代巨輪不可擋,除非人類在這技術發展成熟前已滅亡) 立例禁止根本是逃避及拒絕解決問題的作法。如前所述,假如有關研究轉向地下化,或者成為某國國家當權者的秘密研究,大眾會更難監管,亦難預備面對有關的衝擊。到問題爆發時,就只會是人類末日的來臨。

知識和權力本無善惡,問題只是我們如何去運用。期望有人明白我們應該立例禁止的是無良的商業行為而非研究本身。

P.S. 國內喜將「複製」(Cloning) 譯作「克隆」,不過我一向不喜歡這類音譯方式。

P.S.S. 有段時間我聽過有人以複製人沒有「靈魂」為理由反對發展複製技術,搞得我笑得死活來。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你有理講》

如果不是對近期陳文鴻博士經常談香港政策及發展方向,我確實不屑去看這個經常扭曲事實及胡說八道的所謂『時事』節目。不少主持 (特別想提梁立人這個時事插班生) 的『評論』都充滿一大堆歪理,比香港某幾張報紙有過之而無不及。

昨天某某主持(不記得名字) 就亂引曾國藩的一句「大臣以心跡定功罪,不必以公稟有無為權衡」去為老董開脱。老董這個愚笨老好人的功過,其實所有香港人都早有公論

有趣的是張五常早幾天在一份報紙寫了句他寫博士論文時給老師教訓的一句:「成功只能以效果去衡量,沒有其他。」當然,這裡的成功和曾國藩功罪完全是兩回事。但其實香港人為何對近期老董傳聞即將離任的消息並不算怎熱烈,很多人都心知肚明。

偶然看見一些討論區的言論批評香港是否太「民主」,真令我哭笑不得。我確實不明白民主兩字如何可以有「太」這個程度?發表語論言的人其實知不知道什麼叫民主?

P.S. 董生,請不要再拖!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老董隱退!?

數週前因為一時間在多個BBS/討論區貼了不少文,所以和朋友在 ICQ 有以下戲語:

(23:53:25) 朋友: 真落力
(23:55:07) voidoo: <— 貫徹新撰組 “惡即斬” 嘅原則 XDDDD (已經發瘋了!)
(23:56:07) 朋友: XD
(23:58:03) voidoo: <— 比曹宏威更體現 “科學救港” 嘅理念 XDDDDD (根本在胡扯!)
(23:58:06) 朋友: orz
(00:01:01) voidoo: <— 重現黃綠庸醫昔日醫死罷就嘅本色 XDDDDDDDDDDDD
(00:01:22) 朋友: orz
(00:04:04) voidoo: <— 以推翻董建華政權為己任 XDDD
(00:05:41) 朋友: 有沒有那麼偉大? :0
(00:13:0 8) voidoo: 董建華政權仲剩翻兩年都唔夠,唔推都散,有何偉大!?
(00:13:19) 朋友: XD

未幾,這幾天就傳出老董會在當上政協副主席後辭去特首一席的傳聞。然而,財經界就有人彈出來宣稱老董如真的引退應不會對股市有太大影響。然後看看老董這幾天回答記者的反應,似乎傳聞是事實的機會很大。接著會怎樣呢?首先首六月會由「煲呔曾」替一替這個三煞位,接又再又800人去選一個新特首 s ad: 。以「煲呔曾」現時民望及過往經驗,就算明顯掛羊頭賣狗肉的西九計劃有何差池,也應能安然度過這六個月。但六個月後新特首上任,其任期又多久,真的要下回分解。新特首如上任後民望不差,政改又會不了了之(普選請等2046+1!!)。民主派近來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s ad:。不過值得安心的是,香港人似乎是全球都會人中最愛穩定又最懂的保持穩定的,Availability 接近五個九 - Carrier Grade !!!!! -P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金草莓

看見Bush在金草莓 中奪獎,嘿! 但聽到老董可能當上政協副主席……………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繁與簡

適逢Deki的blog在討論簡繁問題,我也插一句口。有趣的是早前在 HKLUG 春茗,我們也討論過有關簡繁問題。事源在講及香港教育問題是就被Leo Hau扯上香港是否應該改用簡體字的問題。當日出席者不算多,不過大部份都對這個問題持保留態度。一方面大部份人都覺得要看簡體中文的書籍或文件仍不算太大問題。而我亦很顧慮現時師資是否能應付這種轉變。 要知現時香港很多所謂教師連中英都有太多問題,何況多了門簡體字,我不想 HKSCS 以後要增加些不繁不簡的異體中文字。(說起上來,我也聽過不少華人到日本進修日語時,在漢字方面反而碰了不少釘子)

說實,對這個飲繁體字大的人 (我入學時已移民來了香港) ,要下一代全用簡體字,總是不太會想得通。主因我對現時國內的簡體方案有很大疑問。有關疑問有很多繁體人已提出過,我也不想在這裡重覆。 (不說如果說多點普通話課或用普通話教學,甚至要求學生參加國家普通話考試,我倒舉腳贊成) 然而在一些對簡體的批評,我倒是有些意見。(當然我一向不是搞語文,有錯請指正)

據港台的《中文一分鐘》說,中國自古每個時代所使用的中文字都約差不多六千至七千左右,現在積累的數萬個中文字主因每個朝代都會因各種原因棄用或新造些字。簡化或將兩字併合通用不是這一百年才有,而有些字根本是在某朝代被「繁」化才拆分兩字。如很多人質疑的「后」事實原意就是後面的意思。至於象形文字問題,試問現世的繁體字又有幾多是依六書中象形的方法去創造,反而「形聲」一直都是主流。 電腦化確實可以幫了筆劃太多的問題,但請留意,國內現在有機會接觸電腦的人佔人口幾多成呢?

但其實如果源文是繁體,被轉成簡體在某方面會有點損耗是很自然的事。不要說簡繁,根本中港台文化都有點差異,不要說用詞,其實連語法都有些微分別,簡繁轉換是為懶人而設的東東,說白點根本是要點翻譯工夫 (因為曾為sourcecast做過簡體中文界面翻譯管理工作,曾發生過一些問題) 。這是否叫字義混淆很難說,反正對繁體人來說確實是在看一種和自己常用語文很相似的外鄉文罷。在古籍方面就更明顯不過,一來古籍編寫時用的字較接近現在繁體,二來古文長度一向較短,要用前文後理去推比現代中文難千倍。加上很多對聯都有在字形上玩配對,簡體化自然令人摸不著頭。我讀二月河《康煕大帝》時,就曾在故事測字那段困惑了一陣字。

說到底,原本用什麼就最好用什麼字。更重要,也請一些人 (請不會對錯號入錯座) 尊重一下別人的文化背景。現在國內文字是被簡化了,要扳回去是很難亦有點不切實際。當年簡化亦是有其原因 (雖然確實有失算及謬想) 。我們現在無必要亦不應該提出什麼簡繁誰優的論調。

說起來,我書架上有一本由zunix推介而買的《漢字在日本》,細講了日本很早有揚棄漢字全面拉丁化的言論,亦很早有人指出漢字優點。(我們現在用的很多語詞都是日本傳回來)老實說,我中三、四時也曾有揚棄中文字的看法,直至90年拜讀朱邦復先生的文章才糾正過來。

以下連結和我講的內容絕無關係,只作記錄罷了。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書單

昨夜到了 Zunix 家把酒暢談 (我倆家相距大約半小時多點的走路路程),問了他一些有關智識產權及專利等的法律問題。也一如以往,又從他家拿了一堆書和一些書的名單。為免忘了,所以些記下記下:

  • Leading Geeks by Paul Glen, Published by Jossey Bass
  • Managing the Non-Profit Oranginzation by Peter F. Drucker
  • 止學 (Zhexue) - 文中子
  • 1901 - 一個帝國的背影
  • 中國大歷史 (China: A Macro History) - 黃仁宇
  • 日本二十一世紀的國家戰略
  • 韓國研究導論 (Introduction to Korean Studies), 中國文化大學出版部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再談李恩宙及藝人之死

結果也禁不住想再談談李恩宙(LEE Eun-joo 原來還有很多譯法:李恩珠、李銀珠) ,我並不是很迷,但如前說,她是我至今最為欣賞的韓國女演員。正值事業在攀上高峰的時候突然傳來自殺的消息,不免感覺很可惜。

論外貌,李恩宙在眾多韓星中並不算很漂亮,但憑其獨特的氣質和很有潛力的演技,和其他曾引起我注意的韓國女演員如宋慧喬(SONG Hye-kyo)和全知賢(JEON Ji-hyun)各自散發出不同但同樣惹人憐愛的感覺。論可愛、鄰家小妹妹感覺,她不及宋慧喬(提起早陣子宋慧喬為Olay在圖書館拍的CM真的很可愛 ^_^),論野蠻跳脱,亦不及全知賢。然而在《向左愛.向右愛》(Lover Concerto) 中,她把Kyung-hee(經常都搞不清她角色的名字究竟是Kyung-hee還是Su-in) 由那種『懶可愛』、『懶活潑』、爽朗、率性、剛強,到誤會愛人喜歡的不是自己及和好朋友同時愛上同一人那種酸甜苦之間的矛盾,到後失去一生至親好友及病入膏肓的那種安靜、內斂都演譯的收放自如。在《情約笨豬跳》(Bungee Jumping of their own),她的戲份不多,但很成功地演活了有著和Kyung-hee很不同的任性、倔強、熱情、細膩的Tae-hee。因和愛人吵架而街中淋大雨好一段時間和最後為為愛人臨當兵前送熱湯而遇上交通意外而死,怎不教人為之動容憐惜。她的演技、潛力和可塑性顯然是新一代女韓星中最大的一位,然而這一切一切往後只能在DVD/VCD上重覆地追憶。因為懷疑她因未能抽離其遺作《紅字》(The Scarlet Letter)的角色而自殺,很多人把她和前年身故的張國榮放在一起。但我反而聯想起和她一樣不算很漂亮但獨具氣質,在我們一代永難磿滅,把黃蓉演譯得出神入化,同樣在事業高峰時突然自殺的不朽美神 - 翁美齡

因為一位藝人之死而有這麼多聯想似乎好像有點誇張。但不知是巧合或是情感問題,不少藝人的身故都仿佛在提醒我們一個舊時代的結束。回想2001年911時間,大概有不少和我同輩或比我大的朋友曾幻想過超人(Superman)應該會及時出現打救出當時飛機上的乘客和世貿裡外的市民。然而超人Christopher Reeve早在95年因意外墜馬而半身不逐,自身難保。去年十月離世後,他一向支持的Kerry在美國總統選舉敗於一向堅持單邊主義和不支持幹細胞研究的Bush之手,這不但再次告訴我們英雄時代早已結束,也警告我們新的時代早已來臨。

這幾年香港不少娛樂圈名人都先後身故,才華横溢、風趣抵死的黃霑的離去是否象徵香港文化界的唯一小高峰早已逝去?而敬業的張國榮和李恩宙先後因過份投入角色而自殺身故又代表了什麼呢?細看今日香港電視/電影甚至其他行業的新一代,不免有很多感觸。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中國人與英語

再談上次《Amazing Race 6》上海之旅,雖說地點是上海,但看得我覺有點心酸。網上所有 recap (包括 CBS 官方網站) 都特顯語言問題成為那集大障礙。司機去錯地方,在很多集都有,還不是大問題。但的士拒載令人覺得有種族歧視之嫌,很難看。我番看了 AM (Amazing Race) 以往的 recap ,發覺他們也去過很多英語不太強的國家,AM4 第十集 去過南韓漢城、 AM2 第七集 來過香港,而 AM1 第十一集 已到過北京,都沒有強調語言問題,更沒有提及有拒載的情況。(不過有提及有一隊在香港向警察問路不得要領。) 最令人疑惑的是最後一集經西安,也沒有類似拒載的情況。 (但司機去錯地方) 這令上海這個大都會的印像有點那個。結果後來才在 BBS 找到一些解釋。

回過國內的朋友都知在機場及旅遊點,的士都要在指定地方排隊接客 (以往太混亂吧?!) ,不按照規定是要罰很多錢,最差的情況可能會停牌。那班參賽者都在豫園走出來在路邊有黃線的地方叫車 (的士停了又要罰錢),所以幾乎所有的士都不理他們。 (似乎應要這把這段翻成英語!?)

不過我印像中,如果在香港,最少有些司機會用手勢指示參賽者到可以上落客的地方。當然,實際情況可能不一樣。另外香港大部分人都自小已開始學英語,國內其他地方很難比 (但新一代香港人的英語水平已差很多,其實我的也很爛 P )。

然而走訪國內討論區的討論,大部份評論都罵為什麼那此老外不學中文,又搬日本的那一套。一片過度民族主義之下令我感到非常納悶。我不喜大美國主義或崇洋,但大中國主義會令我更感羞愧。想起年前開始接受 stardict Debian 套件維護工作時看到 Blowfish Project 網站的引言:

『引言』中国人学英文是我们的国耻行为,学英文是中国最可悲的行为,但我们不得不学,因为别人超过了我们。今天我们必须学习他们的科学,然后才能超过他们!我们要以夷制夷!非把英文学好不可,所以要咬牙切齿学英文!我们学英文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去美国洗盘子刷马桶,去伺候外国人,去做丢尽祖宗八辈脸的事! — 《台湾忠信高级工商管理学校留美班英文教材序言》

那時我以為我們還在百多年前,洋務運動、甲午戰爭和列強瓜分我國的時代。原來相距多年,很多國人仍未有吸收教訓。哈,或者我有時期望過高。還好,香港人還會有點作用。

P.S. 當然我也認識不少同胞沒有以上看法,不過看到那些言論,不免有點感觸。

P.P.S. Blowfish Project 更好笑,中國人字典內似乎真是沒有版權這字。對 GNU GPL 有認識的更廖廖可數。 sigh……

P.P.P.S. 再一次聲明這只是我思維某小部份某一段時間的小 snapshot ,請不要對以上語論太認真。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香港的優勢

上週二大除夕在家看了《The Amazing Race 6第 11 集。這個遊戲主要是一大班一對對的參賽者每集都要用自己方法到達指定的地方取得指示到另一地方,而每集結束時最遲到達的一對參賽者就會被淘汰。本身我一向對這節並不太有興趣,不過這一集的活動地方主要在我國最國際化的大都會及香港最大的競爭者 - 上海,所以特別留意。

一開始四對參賽者就分別坐飛機由斯里蘭卡(Sri Lanka) 經香港飛到上海。其中一隊因為沒有在香港換錢,結果要在上海機場的找換店兌換人民幣。有趣的是他們看到人民幣的符號(¥),誤叫”Yen”。而最引起我注意的是所有參賽者無論在機場和市內在找『的士』(Taxi) 方面都有很大的問題,很多 Taxi 都拒載。而在市內要找到會英語或肯幫忙的人亦很困難,大部份市民一見他們走近都走開,其中有位參賽者甚至為此大發雷霆。在全國出名最國際化的大都會出現這情況確實令我有點意外。 -o (下集要經西安,情況可能更糟) 我一路想,如果他們在香港比賽,情況會否不同呢?

四年前,我曾到過上海公幹,對上海印象還不錯。很有香港感覺,我幾個人傾談,發覺英語水平不比香港差。然而這個節目後,我倒要對上海重新估計。(上海的朋友看到請不要介意 -P )

去年年初,香港生產力促局做了個有關 Open Source 的統計調查,問過 HKLUG 的意見,我當時和 Sammy 代表 HKLUG 去和他們談過。當中他們問我們認為香港可以在 Open Source 搞什麼?我打趣地提出 2003 年 SARS 事件證明香港一直都是最佳的轉口貿易港。SARS 在 2002 年 11 到 2003 年 2 、 3 月幾個月間在廣東一帶都影響有限,直至到香港後,未經淘大就由威爾斯親王醫院在短短一兩週間傳到美國、加拿大、台灣、新加玻、泰國、日本甚至北京和上海等,幾乎把香港對外的貿易圖都繪了出來。連 SARS 名字都明顯因香港特別行政區 (HKSAR) 之名而設。如果當時 SARS 沒有來香港,情況肯定會改寫。 -P

有趣的是去年 Samba 之父 Andrew Tridgell 來港為 HKLUG 講了兩個講座,當中他曾提到 Samba 支援亞洲語言的一個問題。Samba 一直都欠缺亞洲籍的協力或開發者,幾年前曾有日本的參予者,不過後來因為一些言語上的衝突而離開。外國人在討論事時往往不會有太多忌諱,吵一大輪完畢後就大家朝著議定好的方向去做。不過這種對事不對人的作風在亞洲人 (尤其中國人) 反而引起很多誤解 (想起柏楊的《醜陋的中國人》)。中國人太講『禮貌』,太講臉子了。然而香港人不會好很多,但其實又或者多少可以在這方面做點事。

週二同時看到新聞提到美國馬里蘭州(Maryland)有一間幼稚園上課教小朋友說普通話。留意這版小朋友並非ABC,而是明顯的白種小朋友。他們上到小學後,數學及一些科目就會用中文教學。他們發覺這班用中文教數學的學生,成績明顯比其他學校學生優異。 (事實上很多人都指出中文在科學這類科目有優勢) 他們的父母表示送他們的子女來這間學校的主要原因是看準中國近年的發展,會中文對其子女往後發展很有幫助。

連老外都這麼努力,香港人確實要加把勁!^^;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創富』

近期『官商鈎結』成為香港社會最熱門的話題。或者需先聲明我對這話題的立場。『官商鈎結』這詞可能過於嚴重,但香港政府一直都偏坦商界是不爭的事實。遇然看見報紙及電視的歪理也令我不禁無名火起。在商言商,我也明白不少高級行政人員的苦況。但最受不了的是一大堆公式化的自辯外,還加上一些恐嚇、扺毁及偽善,絕對令人作嘔。批評全球貧富縣殊竟位列第三的香港為全中國最共產的地方,大裁員仍以捐助數千萬辯稱自己是最好的『公民』,哈!

說實,我一直對『創富』二字頗不屑。當然或者可以說我從來都沒有能力和這二字沾上邊兒。然而,『創富』就等於在一個小小的沙池上不斷將池上的沙堆在一起成為高高的沙塔。沙只有那麼多。沙池上的大部份地方只會越來越少沙,而坐上高塔的人只有極少數。最有趣的是誰都知堆沙塔最終會倒,但沙塔上的人只會永遠向上堆,甚至把地基中的沙都挖出來。一個結果只有全輸的遊戲,偏偏這麼多人熱充去玩或者被迫去玩,多有趣的世界。

一個連基本社會知覺都沒有的商人其實和毒瘤有何分別呢?哈,或者他以為當一個身體死了還可以轉寄到另一個身體。然而他沒真的從來沒有意識到人類社會早就在刀鋒邊緣?或者應該說人類在上個世紀已經把自己逃離滅絕的最後一個機會都放棄了。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Bush 連任宣言

昨晚我聽到電視新聞報導 Bush 上任宣言,真的有點震驚。

So it is the policy of the United States to seek and support the growth of democratic movements and institutions in every nation and culture, with the ultimate goal of ending tyranny in our world.

或者事實證明,所謂民主國家也只是披著羊的狼皮。想起了《銀英傳》中的特留尼西特, sigh…….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Based on Fluidity© 1998-2007 Roy Hiu-yeung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