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to RSS Subscribe to Comments Blog of Roy Chan

Blog of Roy Chan

霍金

霍金都離開了香港一個月多才提霍金,有點遲頓。不過那段時間的霍金熱實在令我有點發悶,反而不想把自己變成霍金熱的一份仔。另一方面自然是懶得動筆的關係。

那段時間聽著別人談霍金,總有點哭笑不得的感覺。有一次在西鐵途中,車箱電視在報導霍金訪港新聞 ,對面一對老夫婦望著電視機似乎正談及霍金。言談之間,聽見老翁提到某某數學問題多年都沒有科學家(!?)算出來,只有他(指霍金嗎!?)一解就解了出來(!?)。我滿腦子出現許多問號,究竟老翁是說費馬最後定理還是他指著的霍金則只有他自己才知。聯想起多年前曾聽見過一位太太教導自己的兒力努力讀書,大了可以像愛因斯坦般精通計數(!?),我也不禁一笑。

不過看著當全香港人都投入世界盃熱時,霍金來講仍做成這麼大的回嚮,聽到電視台有人拿霍金的病開玩笑,亦有異議。倒覺得頗開心。偶然看到西鐵鄰坐的少年拿著本書讀著我放下了十多年的哥本哈根學派 ,心想仲使大多數人聽不懂霍金演講的內容,但他的來訪也有一定作用。

不過早前看見某某宗教雜誌以霍金對有沒有神的問題回答 May be 為封面,甚感納悶。那雜誌內容如何都不得而知,不過想表達的意思倒猜得到。霍金有沒有信仰和他有沒有行房的問題一樣,我一直都沒有興趣研究。但以我一向對宗教的偏見,不免感雜誌有斷章之嫌。不過怎都好,就算霍金真的認有神有如何。大概人類就習慣鼓動人去盲信權威

相關文章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歷史與權威

我一向都幾鍾意 d 充滿矛盾或諷刺性既語句,如以下:

The only thing we learn from history is that we learn nothing from history.

- Hegel

歷史給我們唯一的教訓就是我們從不吸取歷史的教訓

- 黑格爾

To punish me for my contempt for authority, Fate made me an authority myself.

- Albert Einstein

為懲罪我對權威的藐視,命運令我成為一個權威。

- 愛因斯坦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Based on Fluidity© 1998-2007 Roy Hiu-yeung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