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to RSS Subscribe to Comments Blog of Roy Chan

Blog of Roy Chan

Ubuntu 7.10 和 Fedora 8

這大半年的時間都很懶寫 blog, 一來忙 MSc, 二來也多花時間去整理 OSWikiHK。順帶提一提 Ubuntu/Kubuntu/Edubuntu/Xubuntu 7.10 (Gusty Gibbon) 的安裝手冊 (桌面伺服器)早在個多月前已完成了。也有份教人由 Ubuntu 7.04 (Feisty)升級至 7.10 的文章Fedora 8 (Werewolf)才完成了幾個星期 (LiveCD 倒時未正式動手)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知識產權研討會如何才對自由軟件社群有益!?

大概我近來真的犯太歲,搞什麼活動都給人在背後說三道四,好像我做什麼都要得人家批準似的。工作了這麼多年頭,也對那些口蜜腹劍的小人有點麻木,反正只要當你有利用價值時,就會有堆所謂好朋友在你身邊出現說盡甜語蜜語。熟悉那些小人的朋友都知他喜自吹自擂,所說的錯漏百出。

回正題,早在去年的LinuxTalk也和到場的朋友略談過對香港政府的「在數碼環境中保護知識產權」 諮詢文件的看法,剛巧二月一日到嶺南學院搞的相關研討會就決定在HKLUG搞個同類活動,因為這幾個月事忙,推遲到四月七日才可以舉行。有沒有價值還是讓到場的你去批評吧!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OSWikiHK改名

早前上北京時和YPWong談過想改改OSWikiHK(香港開源維基)的名字,和LinuxTalk改成FOSSTalk一樣,想著筆多點在自由軟件上。當時想過改成FOSSWikiHK,不過昨天YP提出想取消香港這個字讓OSWikiHK不要受到太多地區局。當然我原身發起OSWikiHK專案的主要目的是為香港人保留多點有用的中文文章,不過近年OSWikiHK的讀者在中港台三地都很平均,有一篇文章部份內容也被國內的書籍引用。抽出香港一字也是好事。不過新名的名字就頗費腦筋,最好不會和其他站太相似,以免引起混亂。

要在華人社區流行,自然要有個好的中文名。開源維基並不符合我想強謂自由軟件的要求,所以想了以下一些提案:

  • 自由軟基
  • 自源軟基
  • 自由源基
  • 自由源維
  • 自由軟維

結果YPWong認為第一個最好,當然我只是隨意想個名字。自由軟基這個名事有點搞笑,不過才是不錯的選擇。英文名又如何? 外國早有FOSSWiki,所以英文名字比中文名更難。

  • FOSSCWiki
  • FOSSCiki
  • FOSSKi
  • FreeSoCiKi

大家有何意見?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忙碌的一週

本週只可以用一個字形容 - 忙 :

>_<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Tr - TRanslate characters

以下早八年前為PCWeekly HKLUG專欄寫的文章:

tr 是 Unix/Linux 一個很普遍的小工具,其功能也很簡單,主要把一組字母 map 成另一組字元。舉個例,請在打以下的指令:

 tr vms wnt

打了後請亂打堆字再按 [Enter] ,你會發覺 tr 會重覆顯示你所打的字,但「v」會變成了「w」,「m」變成了「n」,「s」則變成了「t」。要結束這個遊戲可以開個新行打 Ctrl-D 再按 [Enter] 。好了,相信閣下現在應該知到了 tr 的作用是什麼了。 tr 最常會被用作轉換大小階,看過以上的例題,閣下或者以為要打:

 tr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

這長長的指令。事實上只要用「tr a-z A-Z」就夠了。

簡簡單單一個程式,配合 Unix 上其他工具就有很多妙用。如閣下要把一目錄上所有檔案名稱轉成大寫,以可以在 bash/ksh/sh 用以下指令:

 for f in *
 do
   mv $f `echo $f | tr a-z A-Z`
 done

要把 vi 上把某行全部轉成小寫,可以在 vi 的編輯模式打「!!tr A-Z a-z」,一個段落則可以打 「!}tr A-Z a-z」。要轉整個檔案可以打「:%!tr A-Z a-z」。

有沒有發覺原本在 DOS/WIN 的文字檔放到 Unix/Linux 上看,每行都多了個「^M」。這是因為 Unix 、 DOS 及 Mac 等的文字檔格式都有所分別。 Unix 習慣每行用一個 Linefeed (ASCII 10) 分格, Mac 用一個 Carrier Return (ASCII 13) ,而 DOS 則要用一個 Carrier Return 跟一個 Linefeed 來分格,檔尾還要加個 Ctrl-Z (ASCII 26) 。要把 DOS 或 Mac 的文字檔轉成 Unix/Linux 格式最簡單可以利用 tr 。

  • Mac 轉 Unix/Linux - tr \\015 \\012 <mac.txt >unix.txt
  • Unix/Linux 轉 Mac - tr \\012 \\015 <unix.txt >mac.txt
  • DOS/Win 轉 Unix/Linux - tr -d \\015\\032 <dos.txt >unix.txt

012, 015 和 032 分別是 10, 13 和 26 的八進位。參數「-d」則叫 tr 把輸入檔中所有包括在字元組中的字元刪掉。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No SkypeCast

Somebody ask me if HKLUG can provide SkypeCast service for members to discuss things with Skype on the last LinuxTalk. I really concern if the GNU/Linux version Skype support that at that time (Indeed, I doesn’t comfortable with using proprietary software and proprietary standard on HKLUG stuff) Unfortunately, as what I guess, SkypeCast require Skype 1.4 while the latest Skype for GNU/Linux is 1.3. Therefore, ………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OSWikiHK

這幾天忙著 OSWikiHK ,先 upgrade 到 MediaWiki 1.4.4 ,可以自動轉換繁簡中文,向外連外亦會自動加上了 rel=”nofollow” 屬性,對未來 anit-spamming 頗重要。 改動了一些設定,令 OSWikiHK 會因應造訪的 domain 顯示不同的 theme ,免了過份著重 HKLUG 的問題 ,HKLUG 的 theme 已加了統一的 header ,也連接相同 Adbanner 位,測試了在 Firefox, IE 及 Opera 都可正常顯示。我打算做好 HKLUG 的 theme 後才動手做 DebianHK 的 theme 。搞了一輪,對 MediaWiki Theme 的 customization 總算撑握多了。我本來頗喜歡 Zope 的TAL ,對平衡慣用 Dreamweaver 的 designer 和 programmer 有很太幫助。但早前試過 MediaWiki 的 PHPTal 在 1.4.x 好像不太行,而我又不用 Dreamweaver ,所以現時真觀地改 code 反宜快捷。

改了 backup script 每日把主要的database 資料 (當然不包括用戶個人資料和 images archive ,好像 Wikipedia 般容許任可人下載

另外我亦安裝了 GraphvizSyntax HighligntCharinsert 三個 extension 。Charinsert 讓可在 MediaWiki:Copyrightwarning 上加入 <charinsert> tags 令用戶在編輯條目時有個 Char 板面方便輸入特別的符號。Syntax Highlist extension 利用 enscript 美化程式碼的顯示,我改動了 code ,令 OSWikiHK 可以用 <perlcode>, <pythoncode>, <shcode>, <bashcode>, <javacode>, <cppcode> 和 <sqlcode> 分別 highlight perl/python/sh/bash/java/c++/sql 的程式碼,亦免了和 HTML 的 <code> 有衝突。 Graphviz extension 以前也提過可以用 <graphviz> 包著 DOT 言語,繪出有向圖,頗有趣。為免有人濫用令系統負荷過重,我改了 code 令只有 sysop 才可以使用 graphviz 。試畫了幾個 graph ,似乎並不易使用,不過對解釋一些程式的流程很有幫助。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MediaWiki 的 Graphviz 插件

搞了 MediaWiki 好一段時間,倒沒有留意 MediaWiki 有個不錯的插件 Graphviz ,讓 MediaWiki 可以在文章加入 <graphviz> tag 可以繪出頗美觀的有向圖,對解釋一些軟件關係和網絡結構似乎都頗有用。有時間,考慮安裝在 OSWikiHK 中。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MediaWiki 1.4 released

Umm!? Oh, MediaWiki release 1.4 finally.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天下神器,執者失之」

瞥見明報今日有評曾「很有機會」當選「新的特首」一事,引老子一句:「天下神器,不可為也,不可執也。為者敗之,執者失之。」令我不禁對自己2001年的決定感慨萬分。有說「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但史上君子總是沒好收場。何況我也不是什麼君子,只是率性而為的愚者罷了。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香港 Gnome 開發者

Jserv 的 blog 提到Jeff Waugh 造了張全球 GNOME 開發者分佈圖,竟然發現香港人踪影:

“bb” # William Brack, Tai Tung, Hong Kong

或者我應該找他出來談談。消除一下小狗狗這個 Gnome 繁體中文翻譯的 Single Point of Failure 也好。 -p

以往香港在中華自由軟件界都被認為無甚建樹。但說起上來,當年大中華首個 Debian 開發者也是在香港出現。誰?當然不是指 foka (Anthony Fok, 霍東靈),他那時還在加拿大。沒記錯,Debian 開發者所在圖 在大中華第一個點是 ypwong (Anthony Wong, 黃彥邦) 。 8-) 咦!? O_o Y.P. !!!!! 你是 98 或是 99 年當 DD 的? Randolph Chung 也很早就當 DD 喎!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香港的優勢

上週二大除夕在家看了《The Amazing Race 6第 11 集。這個遊戲主要是一大班一對對的參賽者每集都要用自己方法到達指定的地方取得指示到另一地方,而每集結束時最遲到達的一對參賽者就會被淘汰。本身我一向對這節並不太有興趣,不過這一集的活動地方主要在我國最國際化的大都會及香港最大的競爭者 - 上海,所以特別留意。

一開始四對參賽者就分別坐飛機由斯里蘭卡(Sri Lanka) 經香港飛到上海。其中一隊因為沒有在香港換錢,結果要在上海機場的找換店兌換人民幣。有趣的是他們看到人民幣的符號(¥),誤叫”Yen”。而最引起我注意的是所有參賽者無論在機場和市內在找『的士』(Taxi) 方面都有很大的問題,很多 Taxi 都拒載。而在市內要找到會英語或肯幫忙的人亦很困難,大部份市民一見他們走近都走開,其中有位參賽者甚至為此大發雷霆。在全國出名最國際化的大都會出現這情況確實令我有點意外。 -o (下集要經西安,情況可能更糟) 我一路想,如果他們在香港比賽,情況會否不同呢?

四年前,我曾到過上海公幹,對上海印象還不錯。很有香港感覺,我幾個人傾談,發覺英語水平不比香港差。然而這個節目後,我倒要對上海重新估計。(上海的朋友看到請不要介意 -P )

去年年初,香港生產力促局做了個有關 Open Source 的統計調查,問過 HKLUG 的意見,我當時和 Sammy 代表 HKLUG 去和他們談過。當中他們問我們認為香港可以在 Open Source 搞什麼?我打趣地提出 2003 年 SARS 事件證明香港一直都是最佳的轉口貿易港。SARS 在 2002 年 11 到 2003 年 2 、 3 月幾個月間在廣東一帶都影響有限,直至到香港後,未經淘大就由威爾斯親王醫院在短短一兩週間傳到美國、加拿大、台灣、新加玻、泰國、日本甚至北京和上海等,幾乎把香港對外的貿易圖都繪了出來。連 SARS 名字都明顯因香港特別行政區 (HKSAR) 之名而設。如果當時 SARS 沒有來香港,情況肯定會改寫。 -P

有趣的是去年 Samba 之父 Andrew Tridgell 來港為 HKLUG 講了兩個講座,當中他曾提到 Samba 支援亞洲語言的一個問題。Samba 一直都欠缺亞洲籍的協力或開發者,幾年前曾有日本的參予者,不過後來因為一些言語上的衝突而離開。外國人在討論事時往往不會有太多忌諱,吵一大輪完畢後就大家朝著議定好的方向去做。不過這種對事不對人的作風在亞洲人 (尤其中國人) 反而引起很多誤解 (想起柏楊的《醜陋的中國人》)。中國人太講『禮貌』,太講臉子了。然而香港人不會好很多,但其實又或者多少可以在這方面做點事。

週二同時看到新聞提到美國馬里蘭州(Maryland)有一間幼稚園上課教小朋友說普通話。留意這版小朋友並非ABC,而是明顯的白種小朋友。他們上到小學後,數學及一些科目就會用中文教學。他們發覺這班用中文教數學的學生,成績明顯比其他學校學生優異。 (事實上很多人都指出中文在科學這類科目有優勢) 他們的父母表示送他們的子女來這間學校的主要原因是看準中國近年的發展,會中文對其子女往後發展很有幫助。

連老外都這麼努力,香港人確實要加把勁!^^;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Number of Hackers

2 years ago, Mr. Takazawa (高澤真治), the president of OSDL JP, had visited Hong Kong and help us for a talk in LinuxTalk July 2002. OSDL is not yet so famous at that time and we didn’t have much experience to promote such a big event. However, we still got around 100 audiences attend that LinuxTalk. (I always think we did pretty bad on inviting guest and contacting media at that event. sigh…..) Mr. Takazawa is really nice that hired a japanese-cantonese translator for that event. We didn’t know that til that morning but help much for the event. Unfortunately, it also fail some foreigner audiences who expect he would speak in english.

I mention that coz Mr. Takazawa had talk about an interesting thing about Hacker during the talk. Sure, the hacker he mean are not computer crimials said by stupid mass media but the real meaning - real computer expert. Mr. Takazawa stated that “eight-nine” (八九) pronounced similar to “Hacker” in japanese (”eight” pronounce as “Hashi”, “nine” pronounce as “Kyu/Ku/Kono”. Indeed, I can’t remeber that clearly. Correct me if anyone can recall it). “Eight nine”, thousand milion minus one, seems indicated that you can only find one real hacker per thousand milion people. Therefore, Hacker is so precious that Japan can only got one or two (Japan got around 1200 milion people) and we might find more then 10 in China.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HKLUG 新年 theme

結果花了半小時間為 HKLUG 做了個紅當當的新年 theme,不太美,不過我也不想花太多時間,反正只是用幾天罷了。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角色

我最近頗留意一個電視節目 - 有線電視台的《60分鐘玄機透視》。這個節目主要是每週邀請一名藝人或者近其在港蠻活躍的人仕上鏡,分享其半生遭遇,並嘗試從玄學角度探討個中關聯。說實,我一向對玄學抱有頗大保留態度,初時亦對此興趣不大。不過偶然看了幾段,發覺其實節目很多時都變成一班藝人分享自己奮鬥經過,曲折的人生遭遇,個中領悟出來的處世哲學。細看之下,有時亦會從中學到不少東西。

這一週邀請了陳欣健上來,其中有一段令我印像頗深刻。陳欣健的經歷也蠻多枝多彩,由警察出身,做到警司的級別,突然走去寫劇本拍電影,接著做司儀、演員,然後又做了唱片公司和電台的高級行政人員。陳欣健在節目中提在轉入華星唱片公司和新城電台 (我也在新城電台做過一段很短的時間,不過那時陳欣健早已離開) 時曾遇過一些問題。他以往在警隊的工作總是將黑和白,對與錯分的很清楚。做監製時發現灰的東西在這世界原來佔大多數,但因為角色不同,亦未有太大問題。到成了一間公司的管理層,就必需要有很大的轉變。當面對一些同事的紛爭,重點並不是去分對錯,因為他的角色應該是去解決問題,調停紛爭。陳更笑言分對錯亦留給法官去做。

這份經驗看似簡單,但做起來毫不容易。在這裡提出來,一是因為日前和一位朋友對有關 HKLUG 事上處理手法有不同意見,二來也想撿討一下自己一直以來的處世態度。

和很多人一樣,我被教育去分對錯,執著於黑白。仲使我很早在理性上已知道這種二元論的荒謬,更曾自封為一個相對主義者,但始終無法擺脱這種非黑即白的思維方式,因為它早已植根於我思考方式深處。

一直被人批評處事固執、專橫、吹毛求疵、過度完美主義、脾氣差、主觀、自我中心等等。事實上,我亦多次提到我從沒有想成為領袖的意欲。我並非全無虚榮感,但我很清楚虚榮背後要付出的代價。加上作為一個一直只是自己跟自己工作的自閉狂,我很清楚自己絕對是一個極差的領袖。預期背上自己能力以上的重擔,倒不如做個二流的協力者,還可以落得逍遙自在。然而感受到 RMS 愚公移山的堅毅和認同自由軟件背後的資訊及知識分享自由化精神,我甘於也樂於把我大部份精力及時間放在這方面,享受成為個中的一個小齒輪。

不過命運的作弄下 (或者應是我的處理失當下) ,我被迫要背負很多人的期望。這段其間我的事業亦有很大轉變,亦經歷了很多事。如果說那年是我幸運之年,我得說我為這些幸運亦付出沉重的代價。我被迫重新改變我固有的價值觀,其間亦令很多人失望,亦曾傷害了不少人。當然我亦不諱言我亦享受這段其間的付出,因為我同樣會為自己突破能力間限而感到自豪,亦珍惜這段其間每一刻對我自己的磨練。

學會有時是需要當仁不讓,勇於承擔責任,學會當你知道自己不是一個好領袖,你就應該努力學會成為一個好領袖。然而一切都只是一個開端,我踏出了第一步,但前面仍有漫漫長路。我性格上的缺點再一次一次為我帶來挫折、失敗。當中,我亦多次豫疑、迷失。我不明白做好一件事有什麼問題?我不明白對一件事盡責有何問題?我不明白別人為何總要挑掦你一些無謂小錯?我錯以為只要自己付出真誠侍人,就會得到認同。我錯以為所有人都要欣賞勇於承擔的人。我錯以為我對自由軟件的熱誠可以感染身邊的朋友。我錯以為有很多事可以放手交給善長的人去做。我錯以為我不再孤軍作戰。一次又一次地揣摩錯誤自己的職責和所擔任的角色。一次又一次地誤信一些明知的虚偽吹棒。一次又一次地被似是而非的意見令自己嵌入困惑和豫疑。一次又一次地因過份投入而忘記重點。一次又一次地以為『多做多錯,小做小錯,不做不錯』只是庸人的哲學。一次又一次地和別人在是非問題上據理力爭。哈!一堆堆的天真無知,一堆堆的失算及豫疑,為我帶來一堆堆的惡果和傷痕。

當然這一切一切都怪不了別人,只怪自己離滿師還有很遙遠的路。只怪自己沒有天份,只有用一道道傷痕去警醒自己。不幸地,我再次認識到我仍要和「固執」互相扶持一段長時間,因為我總是分不出「固執」和「堅毅」,因為未能好好處理別人的批評,因為總是未能分開「三思」和「豫疑」。而經驗一次又一次教訓我只要有一刻豫疑,就要面對沉重的失敗和後悔。

一堆堆的失算及豫疑在這年又再為我帶來一堆堆的難題。最有趣的是我這次要面對不少無謂的批評和誤解。有人認為我沒有盡力去維護一個所謂朋友,沒有『公平』對待他而對我表示強烈不滿。最可笑是我事實上為維護這個所謂朋友,已付不少時間和精神。或者我最差的是從來不喜高調自己努力,而實際上我很清楚高調處理事件只會帶來更大的惡果。批評別人往往也找出自己的問題容易,軟弱的人往往比堅強的人更易取得更多憐憫和關心。對這些無理的中傷,我只會輕笑冷對。反正我問心無愧,而認清問題重點的人多的是。

另一個今我頗失望的是不少人對我有意重振 HKLUG 大潑冷水。我很理解這班人對 HKLUG 的失望。但人各有志是不爭的事實,我亦沒有強迫過任何人跟隨我的理念去做。最令我失望是有人竟然『提醒』我 HKLUG 只是一個虚名。我不明白他有此一提有何用意,只慨嘆我七丶八年來為 HKLUG 勞碌奔波,在旁人眼中一個為爭虚名的蠢材,哈!無奈亦只有接受。

其實我必需要多謝這些中傷和冷諷,因為他們加強我的決心,試練了我的堅忍。 ;-P

NOTICE: 以上言論,只屬個人片面支持。請用自己雪亮的眼睛和理性的心智,認清我只是一個很普通很普通的自我澎脹鬼。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God damn busy!!

Ho, I really god damn busy recently. Many things are on my TODO list.

  • Contact friends for HKLUG
  • Write PR of coming LinuxTalk (finished)
  • Organize DebianHK Cafe Meetup
  • Ask Foka or YPWong to upload new stardict 2.4.4-1 debian package
  • Port CJ3, Quick (速成), CantonHK(港式廣東話) and Stroke5 (筆順五碼) input method to SCIM 1.1.x (James Su have already give SCIM CVS access to me)
  • Patch debian scim-tables-zh to include the above 4 input method and submit to Osamu Aoki (青木修) and Ming Hua
  • SWP works

_< Dying!!!!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I’m Back

有說射手座的人處事猶如射箭一樣,一確定及對準目標,就射出去,不達目標,勢不罷休。我是射手座的,剛剛尋回自己的理想和自信。大家今年留意 HKLUG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Debian Hackers in Booth

May be I should be glad that there is not really many Debian Developers in Hong Kong and help on the same event while I’m still in LUG. Otherwise I should worried about this.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test1.linux.org.hk

I have spend sometime on HKLUG website yesterday. I plan to use drupal again for HKLUG. And now test1.linux.org.hk is on for development and testing. I wrote test seveal color themes and everyone can see them via chosing "Use Style" from mozilla.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chair of HKLUG

好啦.. 或者好多人都知道左我..接手左 主席呢個位… 哈… 接手.. 好似唔係咁好聽… 但係過去幾年.. 我係 絕對唔會走去搞 呢 d 位.. 一唻…想保持低調… 我唔係 d 清高到唔鍾意俾人吹棒既人 .. 但係… 我唔多鍾意俾人捧太高既感覺 .. 做唔到人地所期望時 個種感覺及俾評沽名釣譽個種滋味並不好受 … 況且 .. 作為一個 geek.. 出風頭同始終唔及自己一個人吉 野咁吸引。另一方面.. 我一向都清楚自己唔係一個好既 leader… 我欠缺左作為一個 leader 既開放性同冷靜… 過去一年亦都証明左呢點 …

But 不同既時候.. 需要有不同既處事方式 ..而係過去一年.. 我諗野方式亦有好大改變。我諗今年係香港 Linux 界一個 critical time.. 如果搞得好 .. Linux 係香港應該會有 較好既發展.. 而係某程度.. 過去一年既洗禮.. 我算係 學左 d 點去做 leader 既技巧.. 個人亦都較有信心去 handle 呢個 task.

anyway.. 睇下今年會點…;p


Share It: [del.icio.us] [Technorati] [Google Bookmark] [Yahoo MyWeb] [Furl]


Based on Fluidity© 1998-2007 Roy Hiu-yeung Chan